疫情下留学计划面临变数 50万国际高中生能否走

  疫情下,留学计划面临变数——50万国际高中生能否走进教育“内循环”

  把孩子送进国际高中前,北京家长刘静的内心“挣扎了两个月”。

  按照最初设想,孩子读完国际高中后就出国留学。然而,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“最大的不确定因素”。对于是否选择国际高中,刘静一直犹豫不决。中考前,孩子说,想读普通高中,考国内高校,不想出国了。

  疫情让留学计划遭遇变数。

  面对部分出国留学计划遇阻的学生,9月16日,教育部决定临时允许部分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扩招,清华、北大、上海交大等知名高校90个项目均在其列。

  看到这个消息,刘静“松了口气”。

  尽管,来自国家的政策兜底,让刘静压力减轻。但她始终需要面对这些,“怎么也绕不过”的问题:课程与国内普通高中不兼容,绝大部分人无法注册国内高中学籍,很难转回普高,无法参加高考。

  是搁置留学计划中断学业,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?每个决定背后,不仅仅是对两种教育模式的考量,还涉及国际高中生面临的诸多实际问题。

  踏上这条路,需要投入更大的勇气应对“不确定性”

  “不再有固定的班级概念,实行‘走班制’。”“没有纸质课本。”坐在记者面前,郭天利这样描述他在国际学校的学习生活。

  这是北京一所开办较早的公立学校的国际部,具有相当知名度。

  在国际部就读,让原本痴迷于数学竞赛的郭天利发现,文学课竟然比数学还有趣,“唯一的遗憾是,英语戏剧课的外教还没能返回中国。”这只是疫情带来诸多不便之一,而更大的影响,将事关郭天利留学计划能否顺利进行。今年,很多国际高中或公立学校国际部毕业生,在拿到国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后,无法前往当地就读,被迫在家上网课。

  “选择国际高中的人最需要回答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出国留学?”浙江宁波某国际学校管理者马智认为,“有的学生是为了增长见识,有的学生只是为了回避高考,寻找解决替代方案。疫情对后者的影响可能更大。在综合考量成本、安全和灵活性等各种因素后,一些原本对国际高中抱有兴趣的家长,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高。”

  但是,刘静属于前者。她告诉记者,离孩子国际高中毕业还有两年。她笃信,到时候顺利出国留学“应该不成问题”。

  记者采访发现,虽然对于国际高中的态度不一,但是无可争议的是,一旦决定踏上这条路,需要比以往投入更大的勇气,以应对“不确定性”。

  上半年,托福、SAT考试接连被取消。尽管孩子刚读高一,但为了刷分,刘静还是着手为他报考了托福,可一进报考系统,就发现北京、上海等地考点爆满,她不得不“舍近求远”,报考12月徐州考点,“还有朋友的孩子为了参加考试,报了蒙古国考点”。

上一篇:肖军:杏坛军哥讲政治 甘于奉献育新人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