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一瑜伽会所多家门店突然关门 会员与员工均

10月15日,隐瑜伽馆凯德广场店已关门,门外贴着告示。图/记者满延坤

三年前,长沙的陈女士在隐瑜伽馆德思勤店办了一张瑜伽两年卡,一年前又办了一张三年卡,准备趁工作之余出出汗、塑塑形。可没想到一段时间没去,这家店竟然关门了,还有两年的费用没了着落,这让陈女士一下子慌了神。

与此同时,长沙隐瑜伽馆的一名员工也说自己被拖欠了一年多的工资,公司负责人一直联系不上。难道,隐瑜伽真的如其名,彻底“隐身”了吗?

事发

长沙多家门店关门,负责人一直失联

“2017年,我在隐瑜伽馆德思勤店办理了一张瑜伽两年卡,交了5800元,之后又办了一张三年卡,交了7500元,共计1万多元。”陈女士告诉记者,截至目前,她办的那张三年卡还有两年的使用期限,却在10月14日被同在一家店办卡的同事告知,该瑜伽馆已经关门了。陈女士表示,自己没有收到任何关店通知。负责长沙区域隐瑜伽馆装修工程的陆先生也告诉记者,从2019年9月份开始,该公司就没有给自己发过工资了,至今已经7万余元工资。除此之外,陆先生在负责店面装修时,还预先垫付了1万余元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陈女士打开了隐瑜伽馆的线上约课程序,发现凯德广场店还能正常约课。可当记者与陈女士前往凯德广场店时,却发现该店已大门紧闭,门外张贴了告示,告示上写道:“凯德广场已于2020年10月10日与隐瑜伽解除租赁合同,请隐瑜伽的会员尽快与店铺负责人联系协商处理。”

10月15日下午,陈女士给记者发来一长串名单,告诉记者有上百名会员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,涉事门店包括人民东路店、万家丽店等多个门店。据陆先生透露,长沙地区之前一共有23家隐瑜伽馆,总负责人是李望秋,记者尝试联系该负责人,但截至目前,对方手机一直处于“无人接听”状态。

回应

接收会员的新会所与老会所毫无关联

陆先生告诉记者,长沙隐瑜伽馆是分片区管理,德思勤店属于南部片区,南部片区的店面管理者叫谈勇。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上谈勇,对方表示,目前德思勤店确实已经关门停业,但之后会有一个叫作“古德菲力”的新平台入驻,“新平台入驻之后,原来的会员可在新店里继续上课”。但对于新平台具体什么时候入驻、装修与开业,谈勇表示不清楚。

上一篇:隆回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陈立君被查!
下一篇:没有了